监察御史赵振业:明清两度为遁吏 生涯一身寄家国
来源:淄博廉政在线  发布时间:2018-04-04  浏览次数:

       赵振业(1588—1671),字在新,号暨垣,原益都县颜神镇人(今博山区马行街人),是清代诗人赵执信的曾祖。赵振业生于明万历16年,卒于清康熙10年。一代帝师孙廷铨为其撰写碑文,记载了赵振业的生平、事业、卒年和赵氏家族的延续。该碑现存于赵执信故居门前左侧,碑体完整,文字清晰。

        赵振业自小聪颖过人,十三岁(1601)参加县衙招录考试,被益都县令郑公评为第一,明朝天启五年(1625)中进士,出任邯郸县令。邯郸地处交通要道,当时战火纷飞,军队往来繁忙,都把邯郸当成了一个中转站和补给站,产生了大量费用。赵振业事无巨细,整日操劳于军队与公务的迎来送往中,一切按照法度供应。对待过往的各路官员衙役,都按成例,依规接待,那些官员知道从他那里捞不到什么好处,所以也就不大愿意在邯郸之地停留。饶是如此,县衙仍有巨大亏空;为防止给老百姓添乱,赵振业一切费用均自筹解决,不让百姓承担分文,并严令部下不得以任何借口扰民。是以虽则全国大乱,邯郸百姓却居之如常。

       随着战事渐多,各种徭役征收甚繁。赵振业严格控制手下非法向老百姓索取财物,由着老百姓性子慢慢缴纳各种赋税,从来没有因为缴税的事与老百姓发生冲突,更没有因此拘役或殴打百姓。但是每次征收完毕,邯郸都是第一个征收完成,而且税额最高。

       畿南地区,历来盗匪众多,且联络紧密。为彻底根除匪患,赵振业从辖内人员中精挑细选了一批士兵,加以训练,让他们专职巡查;同时成立专门班子,制定奖惩,发布公告,从内外两个方面一起向盗匪施压,瓦解团伙。在赵振业的内外兼攻下,当地的秩序有了明显好转,其它地区的盗匪也不敢再到他的辖地捣乱。一时之间,民风剧变,境内晏然,邯郸百姓无不拍手相庆。

       当时正逢魏忠贤专朝。天启六年(1626),浙江巡抚潘汝桢上一道奏章,请在西湖畔离岳飞祠不远的地方为魏忠贤建生祠。天启皇帝批准了这一请求,并赐名“普德”。于是各地闻风而动,纷纷效尤。一年时间,魏忠贤生祠几遍布天下。修建一座像样的祠堂,少则几万白银,多则几十万,还要耗费大量树木,百姓怨声载道。

       在全国大形势下,上级也让赵振业在邯郸为魏忠贤建生祠。赵振业婉言谢绝,说,给魏公公建生祠,必须要建的巨大瑰丽,才能与公公之德相称。我们这是小地方,没有那么多材料建生祠。再说,人们一提邯郸,都会想到黄粱一梦的故事,在这里给魏公公建生祠,不是在讽刺魏公公的功业是黄粱一梦吗?上级听了以后,惊出一头冷汗,建祠之事也就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   赵振业在担任县令期间,克己奉公,深受百姓爱戴。从邯郸离任时,老百姓纷纷送上珍贵礼品以报答,赵振业均婉言谢绝。后来,一位老石匠献上一块石头,说:“这是八音石,把它送给您,希望您能够耳听八方,体察民情,造福一方。”赵振业郑重收下这件礼物,并答谢了老石匠。

       赵振业只是明朝一个七品芝麻官,但他在公务接待问题上,一律按成例依规接待,依照法度供应;在对待盗匪问题上,内外兼攻,严厉打击;面对宠臣魏忠贤建生祠一事,不畏强权,不跟风效仿,自成清流;离任时,一块石头寄民情,为世人所称颂。赵振业去世已经有近400年了,但他的精神和操守仍然值得后人敬仰和学习。

       崇祯三年(1630),赵振业任云南道监察御史。期间,不断上书朝廷,揭露吏部、兵部尚书及首辅温体仁贪赃枉法、残害忠良之事,深受世人称道。督查漕运时,他严格执法,不徇私情,昼夜巡查。遇有不法之徒及徇私舞弊之事,秉公处置,毫不手软。终于提前并超额完成漕运;户部商议准备为其晋官,被温体仁阻止说,赵振业功过相当,不提不降。

       五年后,赵振业调任四川布政司右参议。临行之时,当地官员根据惯例送上六千金为其送行。赵振业义正言辞地说:“我准备赴任,你们就不要为我花费钱财了。把这些钱省下来,为老百姓做点事情吧!”

       后来赵振业辗转湖广等地任职,无论在何处任职,他都秉公执法,清除宿弊。赵振业出仕做官,正值明朝统治日趋腐化败落,眼见王朝岌岌可危,赵振业便称病离职归乡。清朝建立后,赵振业不仅安然度过鼎革之变,还由于先前声名颇佳,于顺治元年(1644)被推荐为山西按察司佥事,督粮道。赵振业“均水利,清粮额,查藩产,皆以宽恤行之”。

       赵振业一生为官则吏治严明,居里则气量恢宏。事不逆计,唯义所居,博山人家,受其恩惠者,比屋不可数。每当乡里要修建道路、桥梁,或者兴办义学,赵振业都慨然解囊,即使箧中萧然,也一如既往予以支持。

       邯郸百姓赠送的八音石,赵振业非常看重,后人亦异常珍惜,把它安置在了新修建的怡园内,后被迁置博山公园。“八音石”的故事至今还在博山广为流传,激励着党员干部要时刻顺民心、扶民困、解民忧,把群众冷暖放在心上。它既是赵振业“一枝一叶总关情”的人格写真,亦是为政者“不愧苍天不负民”的良好比照。能吏寻常见,公廉第一难。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头,折射出的是为官治国的根本;千载以下,仍如黄钟大吕,长鸣于耳,直照人心。(博山区纪委监委)

上一篇:翟磊:“四个不放松”推动管党治党责任落地生根            下一篇:桓台县:派出3个巡察组对6个单位开展巡察工作


关闭
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