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青袍尚书”毕道远
来源:淄博廉政在线  发布时间:2018-04-20  浏览次数:
       毕道远,字仲任,号东河。生于嘉庆十五年(1810),卒于光绪十五年(1889),原籍为淄西万家村(现淄博市周村区王村镇万家村)。

       毕道远为清道光乙亥(1839)举人,辛丑(1841)进士,历任翰林院庶吉士,山西乡试主考,司经局洗马,翰林院侍读,侍讲学士,威安宫总裁,国史馆纂修,文渊阁校理,顺天乡试同考官,广西乡试主考,国子监祭酒,文渊阁直阁士,礼部、户部、兵部左右侍郎,都察院左都御使,顺天乡试副主考。户部三库大臣,总督仓场,署兵部尚书,礼部尚书,武英殿总裁兼顺天府尹,赐紫禁城骑马,诰受二十六次光禄大夫。自道光二十一年(1841)起,至光绪十三年(1887)病,免礼部尚书,先后任二十四职,历经道光、咸丰、同治、光绪四朝。为官四十六年,兢兢业业,清正廉明,政声誉满朝野,为清代明臣,一代廉吏。

       他任山西正考官期间,一扫科考场上的腐败风气,表现出凛然气节。他在路上吃着夫人为他备上的煎饼,日子久了,煎饼生了绿毛,就在下榻的旅舍挂开了“万国旗”。一些人按常规想方设法给主考大人送礼,都被他严词拒绝。他不但不收考生丝毫礼物,反而把自己的俸禄全部补给贫穷的考生。“毕太史进山西,只选才不收礼”的歌谣不胫而走。路上行人口似碑,毕道远为大清王朝挣足了面子,道光皇帝把载誉归来的毕道远擢为司经局洗马侍讲侍读学士,把培养太子的重任放到了毕道远的肩上。 

       毕道远公正严明,从不枉徇私情。毕道远任国子监祭酒期间,老家有一位族弟做生员多年,乡试多次不第便不耐烦起来,便想走走大官毕道远的门子,借助族兄的面子,与山东的主考官通融一下,中个举人。他千里迢迢赶到北京,向族兄婉转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,并递上了自己的文章说是指正。毕道远笑笑未置可否。第二天,毕道远带族弟到了衙门,一一介绍与同僚相见。然后,道远不经意般拿出族弟的文章,递于同僚们说,我这里有一篇文章请各位欣赏,并不吝指教。同僚们传看一遍,道远问,这样的文章可否中个举人?大家笑了笑,有人说,差点距离。道远问,差多少?差不上十万八千里吧?那族弟如坐针毡,羞愧地辞去,回家后发奋苦读,后来凭努力考取拔贡。毕道远婉拒族弟跑官,并未影响兄弟关系,他每次回家总是登门拜访。

       他身居高位四十余载,而家中既无尚书府第,亦无出租田地。三任总督仓场期间,奏请同治皇帝将江浙漕粮海运到天津改令由分管粮食的自行运往。同时,他廉以持己,严以御下,革除陋规,使那些玩弄手法,暗中作弊的仓户均不得私肥。《淄川县志·名臣传》记载:毕道远任总督仓场期间,因“丁外艰起复再督仓场,旋丁内艰起复仍督仓场,遇事认真,能厘清历年积弊,故三任不改其官。”其时国家粮仓庞大,由于他管理认真,不徇私情,不受属官贿赂,从而杜绝了多年积弊,霉粮不许入仓,入仓粮食绝不许霉变。由此京中有歌曰:“毕公督仓场,不食发霉粮。”

       毕道远体恤民情,严惩贪官污吏。有次探家时受光绪帝口谕,负有察访地方官的任务。他借深入民间,接触平民的机会,了解了淄川周围几个县的情况。对为政有为、为民造福的知县,他上报朝廷予以奖掖;对祸国殃民鱼肉百姓的蛀虫,他用光绪帝授予的权力或戒免,或就地免职。回京路上,他仍以平民打扮住进了历城县驿馆。他早就掌握历城知县贪污受贿、盘剥乡民、好大喜功、挥霍奢侈的诸多罪状。他要找机会惩治赃官。该当报应,那天,历城知县鸣锣开道前呼后拥也住进了驿馆,并让皂隶(旧时衙门里的差役)将住宿客人全部赶走。当恶吏们用棍棒砸开毕道远的房门时,顿时傻了眼,一对大红灯笼挂在正中,上书:钦命大臣礼部毕道远。那县官听报后立即就瘫在地上。毕道远命人摘去他的顶带花翎,就地免职。回京向吏部举荐了一位候补知县到历城就任。历城人民欢呼数日,颂扬毕尚书为民除害。 

       毕道远身居高位,但总能贴近百姓,谦恭对人。每次回祖籍万家村探亲、祭祖,都是蓝布衣,老千鞋,手拿旱烟袋,见父老彬彬有礼,毫无官态。每次回乡探亲,总是将其制式八人大轿留于济南或章丘城,不顾年事已高,百余里路骑毛驴而行,距村数里即下驴,说是见了乡亲说话方便。光绪年间,为建八支家祠事来万家村,因他不是在本村长大,人们多不认识他,这次听说他来了,便争相前来看看尚书大人的尊容。那天工地上人很多,许久未能辨认出来。后经人指点,方知那位身穿粗蓝布衣,吸着旱烟与工匠交谈者便是。人们方知尚书大人竟然是如此俭朴。还有一次,他到邻村探望姑母,饭后独自在村头散步。村边有个大崖头,下面一推车人招呼他帮助拉上车去。道远立即放下烟袋,帮着把车拉了上来。后有人告知那推车人说,那帮你拉车的是毕尚书,推车人既惊恐又感动。后来就到处夸耀说:“毕尚书帮我推小车了!”“清袍尚书”由此得名。

       他居家俭朴,其邵氏夫人随任在京三十余年,布衣荆钗,始终自己做饭、缝衣,诸样家务事自理,毫无官宦之家习气。其堂叔毕隆抚读书未仕(为监生),随其在京管事二十余载。及年老返乡时,毕道远之属吏有送银两盘缠者,隆抚为保道远清廉政生,分毫不受,归田清贫度日。毕道远在京一切日用全靠个人俸禄,其俭约之行,屡膺朝中赞誉。祖籍父老不时到京与其商议修家谱、建宗祠、缮庵院等诸事,无不割禄相助,赢得乡里赞誉。

       毕道远逝于京城,其时清廷已是内外交困,无力也无心为这位一品大员举行谕葬。道远既家无余资,且又嘱令其子念承薄葬。故后来念承抚父灵回乡时,一路悄无声息,绝不惊扰地方官府,最后,在淄川牛家庄毕氏茔内以一抔黄土安葬了父亲。1966年秋不幸遭“文革”之劫,挖开了毕道远的坟墓,推开了棺材,本想有金银财宝,不期竟仅有几件赐具而已,一代一品大员身后竟清贫若此!这可能是清朝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善终的一品大员中最简陋的“谕葬”了。一百年来,在乡亲们的心目中,清官毕道远的精神永存不朽。(周村区纪委监委供稿)
上一篇:市纪委老干部参加市委机关离退休干部职工趣味运动会            下一篇:周村区:促进干部深度融合提高战斗力


关闭


关闭